体育

央视主播们不为人知的辛酸史

2019-06-13 23:09:29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央视主播们不为人知的辛酸史

《综艺大观》是个太特殊的栏目,特殊就特殊在现场直播。节目时间50分钟,还必须正负零秒,超一秒少一秒都不行。需要主持人一些必要的素质,还有技巧。

俗话说“十年磨一剑”,从2002年进入央视,今年恰是董卿进入央视的第十个年头。十年间,董卿从西部频道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主持人,到连续八年主持央视春节联欢晚会,成为实至名归的“央视一姐”。

破茧化蝶,董卿坦言自己感谢的人是父亲…… 从7岁开始每天刷碗,中学放假到宾馆当清洁工,每天早上到操场跑一千米,不许照镜子、要背诗背古文……这些父亲曾带给董卿的童年“阴影”,让她一度怀疑自己是否是亲生女儿?直到有一天,父亲举起酒杯向她致歉,“这么多年不应该用这种方式对你……”。如今,董卿感叹,自己的成功源自父亲的“魔鬼”教育,让她学会了坚持。董卿上学前的童年是在上海的外婆家度过的。董卿的父母是复旦大学的高材生,大学毕业后双双分配到安徽淮北。那时候淮北还是一个小县城,董卿的妈妈不忍心小董卿受乡下生活的艰辛,便把她寄养在上海的外婆家。一直到快要上小学,董卿的父母才将其接到淮北。父亲对董卿非常严厉,要求她主动承担家务劳动,每天刷碗、擦地。让幼年董卿难以接受的是,父亲命令她每天不许多照镜子,“我爸爸有一句名言,马铃薯再打扮也是土豆,他说你每天花在照镜子的时间还不如多看书”,此外,爸爸还不让妈妈给董卿做新衣服,认为女孩子不能过多心思放在穿衣打扮上。这对于当时还是小女生的董卿来说有着相当大的杀伤力。

[1][2][3][4][5]下一页尾页高中毕业后,董卿考入浙江戏剧学院,终考入上海东方电视台担负文艺节目主持人。首次与CCTV的接触是在1996年作为刚考进上海东方电视台的无名小卒,董卿以剧组外联的身份参加了那年北京、上海、陕西三地联办的春晚。当时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剧组和宾馆之间跑前跑后地为演员吃饭、出发的事情繁忙。

1998年,董卿在上海东方电视台主持《非常男女》。事业如日中天时,她加盟了刚刚起步的上海卫视,并在那段时间获得了第五届中国播音主持金话筒奖。上海到北京有多远?坐飞机1小时40分钟;CCTV有多远?从1994年涉足电视到跨入她的大门,董卿走了8年。2002年,CCTV西部频道开播,当时CCTV西部频道负责人之一的尹力向董卿发出邀请。那时董卿29岁,她问自己:如果从此生命中再没有CCTV,你能吸收吗?她的答案是,我必定会懊悔。董卿流露:初到央视,担负《魅力12》的主持人,请求控制大批的民俗和民族风情知识,再加上节目组员来自五湖四海,没有太多的电视从业经验,艰苦很多。她那时名义是CCTV的主持人,但因为录制节目在大兴,所以连央视大门都进不去。 CTV有多高?假如CCTV是座山,爱她的的方法就是以攀登者的面目涌现。2008年,董卿一年的工作量在130台节目左右,一年中至少有500个小时是在飞机、汽车上度过的。 “上海到北京有多远?坐飞机1小时40分钟;CCTV有多远?从1994年涉足电视到跨入她的大门,我走了8年。”这是范例的白岩松句式,由董卿说出,却很能够折射这一代央视骄子的人生情怀。十年前的柴静,20多岁,天不怕地不怕,不想在任何单位固定工作,不愿被坐班和办公桌束缚自己。她住在北京,给湖南卫视“新青年”栏目做节目,做一期拿一期稿酬,相当于自由撰稿人,没什么保障,但十分自由。柴静也根本没想过要去央视,如果不是陈虻给她打的那一通。对于那时热爱自由的她来说,终打破种种担忧的,是央视那年的年会。她在年会中看到了自由狂欢的劲儿,特别喜欢。新书首发式,崔永元、白岩松、张立宪等等好朋友的捧场,又让她找到类似年会的那种感觉。她喜欢和这样的人一起,是他们吸引了她进入央视。对于那时热爱自由的她来说,终打破种种担忧的,是央视那年的年会。她在年会中看到了自由狂欢的劲儿,特别喜欢。新书首发式,崔永元、白岩松、张立宪等等好朋友的捧场,又让她找到类似年会的那种感觉。她喜欢和这样的人一起,是他们吸引了她进入央视。

十年前的她做采访,总觉得这是天然赋予,“人民期待着我去问”。甚至她会在搞掂一个采访后,给编导发短信:“赢了”。而现在,采访不再是她与采访对象之间的博弈,这项工作可能含有对人的冒犯,或者多少有些傲慢,“本来咱俩不认识,但今天坐下来,我就要来问你内心隐秘的事情”。她变得温和,更忠于内心的感受,她诚实地说和问,“如果我能承担,那我愿意和你一起”。生活中的她也变得更为谦逊、谨慎,不轻易发表看法,避免草率地下结论。她对群像概念十分谨慎,不再会对广州这座城市给她的印象之类的大问题给出洋洋万言,但放在十年前,形容词和排比句或许早已脱口而出。在她眼中,只有一个个具体的人,和具体的人接触所留下的印象,更何况,就连这个印象也在不断变化。命运总是在一次又一次的选择中变化,一次决定就可能将整个人生逆转。周涛是一个心中有追求的人,她懂得不失时机地抓住选择的机会,权衡取舍,不断挑战自我、超越自我。 1990年周涛面临着毕业分配,当时北京广播学院播音专业留北京的指标很少,如果要想专业对口做主持人,周涛就必须得回到安徽老家。为了留在北京,她放弃了做主持人的梦想。多次求职碰壁以后,终于柳暗花明,周涛顺利地进入了北京市公安局,同时签下了需要工作五年后才能调离单位的合同。虽然顺利的留京,又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但是每天面对的是大量的档案,工作虽然清闲但却枯燥、无聊。执着的周涛没有忘记自己主持的梦想。

一次偶然的机会,周涛得到了去北京电视台学习的机会,她勇敢地跑到北京电视台毛遂自荐。三年以后,周涛如愿以偿地进入了电视台,担任《北京》的主播,迈出了她主持人生涯的步。当时的周涛异常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,除了《北京》《北京午间》《北京晚间》以外,还兼了三个栏目和一些晚会的主持。虽然工作繁忙,但周涛却觉得自己很幸福,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总比每天做枯燥的资料员好。天道酬勤。每天大量的工作使得周涛的播音与主持技巧日渐纯熟,周涛说:“我的原则是笨鸟先飞。我可能不比别人条件好,但是我比别人做得多,就有可能比别人做得好。”就是凭着这种干劲儿,两年后,周涛从一个新人成长为北京电视台的当家花旦。机遇总是偏爱有准备的人。1995年,中央电视台金牌栏目《综艺大观》在全国挑选新的主持人,周涛险些与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失之交臂。那个时候,疼爱她的爷爷去世了,周涛回安徽老家奔丧,心情哀伤。《综艺大观》打邀请她去参加第101期节目的直播,周涛认为《综艺大观》是一个欢快的节目,而自己现在心情欠佳,只想陪爷爷走完的路,所以她拒绝了这次邀请。之后,导演亲自给周涛打:“这个机会挺难得的,希望你来试试,即便不成功,也不丢人,等于你增加一次阅历。如果你爷爷活着,肯定也支持你……”

在父母的劝说下,周涛接受了邀请,随后尽快为爷爷办完了后事。经过初试与复试后,周涛幸运的被中央电视台录取了。当时,中央电视台文艺中心主任邹友开亲临现场接听,进行民意测验,结果,80%的观众认可了这个新面孔。由于周涛已经在北京台打下了特别好的基础,台里很重视她。当时有一个很难得的去美国工作1年的机会,那边给提供工资,很多主持人都想去,可台里却把这个机会给了周涛。要离开非常重视她的北京电视台,周涛心理特别的矛盾,一方面台里的工作氛围特别适合她,领导也想方设法的挽留她;另一方面进入中央电视台就要一切归零,能不能够脱颖而出还是个未知数。

但是周涛觉得人要勇于放弃一些东西,才能够去争取一些东西,假如什么都不肯放弃,那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追求新的成功。想到这里周涛终于下定决心去中央电视台搏一搏。到了央视之后,周涛从倪萍手里接过《综艺大观》,成为了《综艺大观》的第四任主持人,开始迈向了她人生另一个更高的起点。她坦言,主持这个综艺节目的挑战与压力是她从未面对过的。周涛接手《综艺大观》时,正是这个栏目广受赞誉、红火的时候,再加上她的前任倪萍做这个节目做了五年,深受观众的喜爱,观众已经习惯了倪萍的主持风格。《综艺大观》是个太特殊的栏目,特殊就特殊在现场直播。节目时间50分钟,还必须正负零秒,超一秒少一秒都不行。需要主持人一些必要的素质,还有技巧。如果是个新手的话,到时候可能真的就截不住那个正负零秒。

因为节目的长短、现场观众的情绪完全靠主持人来把握。导演不可能自己冲上去说:我们的节目就到这儿啦,大家再见啦!像周涛这样一个不成熟的主持人,若想让观众接受她的主持风格,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。周涛深知自己已经没有退路,除了向前走别无选择。为了尽快地对栏目驾轻就熟,周涛潜心学习,反复地思考如何在节目中做到。自信的周涛决定不模仿任何人的主持风格,坚决走自己的路,要用自己的真诚与自然打动观众,从而在《综艺大观》中开拓属于自己的舞台。逐渐的,观众慢慢喜欢上了这个清新、自然的美丽女孩。

做了五年《综艺大观》的主持人后,周涛出人意料的要离开这个她熟悉的舞台,转去做《真情无限》栏目的制片人。这让很多人不理解。中央台的名节目不少,好节目也不少,作为名主持人,周涛随便挑一档节目,大家都买她的账,但她却偏偏选择了《真情无限》这样一档集公益娱乐于一身的综合节目,而且还居然有滋有味地做起了制片人,让人另眼相看的同时又不由为她捏了一把汗。但周涛是一个渴望激情,渴望挑战的人,期望不断地尝试新的事物,让自己的人生有另外一种选择,去欣赏另一种风景。

前一页[1][2][3][4][5][6]下一页尾页虽然顺利的留京,又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但是每天面对的是大量的档案,工作虽然清闲但却枯燥、无聊。执着的周涛没有忘记自己主持的梦想。

前一页[1][2][3][4][5][6][7]下一页尾页当时的周涛异常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,除了《北京》《北京午间》《北京晚间》以外,还兼了三个栏目和一些晚会的主持。虽然工作繁忙,但周涛却觉得自己很幸福,做自己喜欢的工作总比每天做枯燥的资料员好。

前一页[1][2][3][4][5][6][7][8]下一页尾页“上海到北京有多远?坐飞机1小时40分钟;CCTV有多远?从1994年涉足电视到跨入她的大门,我走了8年。”这是范例的白岩松句式,由董卿说出,却很能够折射这一代央视骄子的人生情怀。

前一页[1][2][3][4][5][6][7][8][9]下一页尾页父亲对董卿非常严厉,要求她主动承担家务劳动,每天刷碗、擦地。让幼年董卿难以接受的是,父亲命令她每天不许多照镜子,“我爸爸有一句名言,马铃薯再打扮也是土豆,他说你每天花在照镜子的时间还不如多看书”,此外,爸爸还不让妈妈给董卿做新衣服。首页前一页[34][35][36][37][38][39]

骨癌
星宿八卦
seo优化方法有哪些
分享到: